90后設計師放棄4萬月薪送外賣:你以為在胡鬧,我卻看到了少見的3種思維!

趙曉璃· 2020-05-06
本文來自 “璃語職美人”(ID:crystal_words) ,作者 趙曉璃

寫在前面的話:

前幾天有這么一則新聞,說的是一名90后的小伙子陳建,原本做著一份令人羨慕的工作,身為電影美術設計的他月薪高達四五萬,然而連軸轉的工作強度以及作品很難被認可的心理落差,讓他感覺自己越來越不像自己了。

于是在去年,陳建毅然辭去了這份工作,轉行做起了外賣小哥,他坦言時間可以自己做主,雖然風里來雨里去,但是“脂肪肝都跑沒了,我又變回我自己了?!?/p>

也許在有些人看來,陳建這個舉動太過沖動草率了,但細細剖析,倒是蘊藏著三種少見的思維。

這三種思維是在我們經手的咨詢案例中,很多來訪者并不具備的,也因此,很多人在遭遇到類似陳建的困惑時,容易糾結乃至舉步不前的重要根源。

1

來訪者張磊(化名)也和新聞中的陳建一樣,做著一份設計師的工作。

和陳建類似的地方在于,張磊也對這份工作中經常加班、被甲方爸爸摧殘等這些事情所困擾,他一直在猶豫,到底要不要轉行到其他行業?

而外在雜亂的聲音總是讓張磊猶疑不決,導致他很難做出決定,更別談行動了。

有時候,在他深夜加班就要吐了的時候,類似某某某加班猝死之類的新聞總會時不時躍入他的眼簾,并且總能讓張磊一個激靈,分分鐘感覺自己再也不能做這份工作了,這簡直是玩命的節奏啊。

“嗯,這下決定了,明天一早就去辭職......”張磊暗下決心。

第二天,張磊踏進辦公室打開電腦,正在琢磨如何撰寫離職申請時,設計師群里又炸開了,原來,是他們一個同行設計師獲獎的消息,這讓張磊受刺激了,他覺得如果現在離職太虧了,畢竟自己干了好多年,萬一再堅持堅持積累積累,保不準日后也能獲得什么獎呢?

“看來,現在不是離職的時候,還是得自己做出來點成績再說......”張磊打消了離職的念頭。

可沒過多久,他的設計稿被甲方爸爸一次又一次打回,他實在受不了了,就在家人群里吼一句:“這工作真不是人干的!不如送外賣呢!”

很快,張磊父親在群里分享了好幾個關于外賣員在送餐途中遭遇車禍的新聞鏈接,張磊看過,覺得干啥都有風險,算了,辭職的事情再等等吧......

  • 就這樣,按照張磊的話說,他自己每天被兩股力量不斷拉扯,一股力量是自己強烈的對本職工作厭倦的情緒,另一股力量是來自外部的聲音,這讓他舉棋不定,更是無法安心工作。

張磊覺得,靠自己一個人大約也分析不出來個所以然,不如求助專業人士進行分析,這便找到了我們。

從我們經手的無數案例來看,很多來訪者都會陷入和張磊類似的困境。

同樣是設計師,為什么新聞中的陳建就能果斷決定迅速行動,而張磊們卻總是遲疑不定、舉步不前呢?

在我看來,在面對差不多的困境時,比起張磊們的猶疑不決,陳建能做到果斷決斷迅速行動,背后有三種思維在起作用。

2

第一種思維,叫做“第一性原則”。

  • 所謂“第一性原則”,指的是在我們的價值觀排序中,有沒有哪一項是我們在選擇工作的時候特別看中的?并且在重要的選擇時刻,它可以進一步成為我們分析判斷的原則?

比如放在新聞中的陳建這里,我們不難發現,這個小伙子看中的第一性原則叫做“健康”。

有了這個原則之后,他在進行職業取舍的時候就顯得果斷多了:如果一份工作超出了自己的身體極限,在健康面前,收入也好社會地位也罷,都可以統統靠邊站。

這個原理給我們最大的啟示就是:在你選擇工作的時候,你不妨思考下,你最在意的一點到底是什么?這一點恰恰叫做你的原則或底線。

不能滿足這個原則或底線的工作不選擇,如果剛開始可以后來不能滿足的,則可以選擇離職。

按照這個思維,我們就不難做出果斷的決定。

舉個例子來說:

來訪者Susan(化名)前來咨詢的時候,是一家培訓機構的老師,她十分糾結到底要不要離職,眼下的工作雖然有各種不盡如意的地方,但總歸也有它的好處。

這個時候,我們這邊的咨詢師要做的,恰恰是根據第一性原則,帶著Susan找到她的那個叫做“原則”的價值觀。

經過系統梳理,我們的咨詢師發現,在Susan的內心,最看重的莫過于“相對自由的時間”。

當發現了這個原則之后,Susan對于自己是否離職的抉擇就有了判斷的基礎,即:

  • 如果這家機構不要求老師坐班,那么她可以繼續這份工作,業余時間發展愛好;

  • 如果這家機構后期真如傳言那樣要求老師坐班,那么她就考慮改為兼職的方式,或者換家不要求老師坐班的機構。

而對于案例中的張磊來說,通過咨詢師的梳理和排查,他發現,自己看中的幾個價值觀原來是存在沖突和矛盾的,這才是他多年以來猶疑不決的根本原因之一。

3

第二種思維,叫做突破自我的“知識詛咒”,看到問題的本質。

很多人在考慮是否轉行時,總是無法放開自己的心理包袱,他們往往會被自己的學歷、專業背景及過往經歷局限住了,不敢放開手腳奮力一搏。

如果我們剖開困境的表面深入分析不難發現:

  • 很多人困境的根源,在于自己在本職工作中無法做到出色,同時心有不甘,往往“高不成低不就”,又無法看透事物的本質,才會猶豫徘徊。

放在職場情境來說,事實上,你只有獲得一定的話語權,才能談及更多的選擇權。

而如果你想要獲得所謂的話語權,就必須做到一點,那就是,你需要在你所在的行業或領域中至少要做到超越80%的同行,成為少數人,才能獲得他人的尊重,以及一定的自由度。

換句話說,絕大多數的基礎崗位工作,本質上都是在“拼體力”。

也就意味著,如果你我一直從事基層工作無法在職場獲得進階或提升,我們本質上依舊無法擺脫“體力勞動者”的宿命,不過是“寫字樓里的民工”而已。

你仔細想想看,不論是碼農還是普通設計員等基層崗位,大家每天做的事情并沒有什么本質差別,無非是一遍遍的重復和辛勤勞作,拼的就是誰的身體好、誰的活出得快。

然而想要獲得“話語權”這樣東西,又談何容易?

就拿設計師這個職業來說。

1、設計師的話語權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公司的實力及領導的態度;

如果公司本身就沒有什么核心競爭力,為了生存,不得不“跪舔客戶”,而公司領導也認為,只要甲方爸爸滿意,怎么都好說......

如果是這樣,請問設計師有什么職業尊嚴可言?

2、設計師的話語權和參與的項目及作品休戚相關;

也就意味著,如果你能參與到好的項目,有一定的作品說話,獲得業內認可,才能漸漸累積行業影響力,從而才能讓他人對你產生尊敬之情。

3、話語權的本質就是專業影響力;

打個不恰當的比方,為什么人們在生病的時候,如果條件允許更傾向于掛專家門診,哪怕費用高幾倍都在所不惜呢?而人們在看專家門診的時候,對于專家的話更是言聽計從,絲毫不敢反駁呢?

而如果你只是一個剛入行的醫生,不具備行業影響力,你說的話病人未必聽,有時候甚至會和你杠起來——說白了,這就是“人微言輕”。

一個殘酷的真相就是,如果沒有影響力,不論你換什么行業,本質上的境遇都差不多。

  • 我曾經接待過不少做設計的來訪者,他們普遍的苦惱在于,在他們眼里,有時候客戶的審美是不太符合他們的專業常識的,但由于他們不具備專業影響力,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做一些讓自己都感到非常難受的設計。

如果你以為,這樣的境遇換個環境就好了,只能說你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

4

第三種思維,叫做“用體驗式嘗試取代無意義的揣測與遐想”。

這個點往往是很多來訪者容易踩的坑。

來訪者小潔(化名)就是這樣,在咨詢之前,她覺得心理咨詢師這個職業不錯,但她不確定的是,自己是否喜歡這個職業?她擔心自己一旦選擇了,萬一以后后悔了怎么辦?

在咨詢過程中,我們發現小潔最大的問題在于:

  • 她始終在腦海中不斷地揣測和遐想,卻從來不曾進行過實實在在的體驗或嘗試。

然而正如有句話說的那樣:“要想知道蘋果真正的味道,最好的辦法就是親自嘗一口?!?/span>

對于小潔來說,她需要放棄一味的揣測和想象,而是去尋找相關的心理咨詢機構,看能否成為一名志愿者,近距離接近這個行業的從業者,經過一段時間的體驗之后,再去決定是否要從事這份職業。

對于新聞中的陳建來說,他覺得設計師苦逼選擇了外賣員,這未嘗不是一種人生體驗。

即便他后來發現,外賣員比設計師更苦逼,大不了再回來安安心心做設計,總比陷入無休無止的空想、既無心眼前的工作又不甘眼下的境遇要好很多。

最后我還想說一點,那就是,我們要以發展的眼光看待人和事,包括看待我們自己。

  • 要知道,人是活的事情是死的,一旦個人真的在事情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快樂和價值,那么很可能,一份不起眼的工作也能被其做的風生水起,最終達到他人無法企及的高度。

就拿外賣員這個崗位來說。

  • 如果你認為,外賣員就是個跑腿活,那么你可能一輩子注定是個普通的外賣員;

  • 但如果你能夠在送外賣的過程中,用心留意客戶以及店家的需求,主動發現問題并且能夠站在公司角度思考改進的辦法,有機會再向領導提出合理化建議——如此一來,你今天可能是一個普通的外賣員,未來很可能進階為管理者乃至優秀的運營總監。

總而言之,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我們需要做的是勇于突破自我設限,學會多元化思考及變通,運用文中提到的三種思維,不要把寶貴的時間和精力用在無意義的糾結和消耗中,而是著手于自我規劃、改變與提升中,如此,才能在未來職場中立于不敗之地。


龙王捕鱼破解版 五分彩五星定位胆2期计划 武汉证券公司股票配资 旺彩超级大乐透下载 000061股票分析 吉林快3三同号单选遗漏 排三复式投注玩法 理财产品本金亏损案例 江西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山西体彩11选5直选 河南快三平台投注